您好,游客 登錄 注冊 站內搜索
背景顏色:
閱讀論文

從景物的關系探討景物描寫能力提升策略

來源:論文聯盟  作者:楊梅 [字體: ]

從景物的關系探討景物描寫能力提升策略

在初中生的習作中,經常出現描寫不足的問題,表現為不知道想寫什么景物,不知道如何處理景物的關系,自然也就抓不住景物的特點。事實上,中學語文教材有許多優秀文章,其在處理景物關系方面的經驗頗值得借鑒。這些關系包括:主景與次景的關系,清晰景物與朦朧景物的關系,多種景物的和諧共存關系,景物的疊加關系,有形之景與無形之景的關系等。理解處理好這些關系,不僅能提升學生的景物描寫能力,而且能提升學生的審美趣味。
  首先,學會處理主景與次景的關系。我們通常會先觀察到搶眼的主景。對于同樣的景物,由于觀察方向的不同,景物呈現在人們面前的方式也會不同。比如在一望無垠的綠野邊有一座灰色矮小的農舍,當我們觀察這幅景象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綠野而不是農舍,因為綠野鮮亮的顏色和廣闊的面積占據了我們的視野,如果觀察的方向是由遠而近,在描寫時可能用這樣的句子:“一望無垠的綠野中有一座低矮的農舍。”如果觀察的方向是由近而遠,描寫的時候我們可能會用這樣的句子:“一座低矮的農舍坐落在一望無垠的綠野中。”在朱自清的《春》中,“小草兒偷偷地從土里鉆出來,嫩嫩的,綠綠的,望去,園子里,田野里,一大片,一大片滿是的”,顯然小草是寫作的主景。而下句“坐著、躺著、打兩個滾兒,踢幾腳球,賽幾趟跑,捉幾回迷藏”中,人就成為主景,事實上,以上人的所有行為都是在草地上完成的。但是,我們在閱讀時,很容易將小草忽略,自動選擇景物的主次。在朱自清的創作中如此,在讀者的解讀中依然如此。當注意力被集中到活動的、充滿生機的“人”身上時,“草”自然被忽略了。而在這個句子“風輕悄悄的,草軟綿綿的”中,不難想象,人們在疲憊之余看到的田野微風輕撫嫩草的情景,“人”退居到次要位置。三幅景物的主景與次景之間互相轉換構成了動態的畫面,連貫而流暢。在學生的景物描寫中,極少關注到二者轉換的微妙之處,文段中呈現的畫面和畫面之間顯得斷裂而孤立,因而缺少了流動的美感??勺寣W生選擇一個場景,變換視角(至少三個視角),關注景物的流動性,進行寫作訓練。
  其次,學會處理朦朧之景與清晰之景的關系。朱自清的“樹葉兒卻綠得發亮,小草兒也青得逼你的眼”,前面寫過“人家屋頂上全籠著一層薄煙”,將兩者結合起來,可見煙霧朦朧的雨中小屋給近處的樹葉兒和小草做了有力的鋪墊,成為了主景不可或缺的背景。雖然在觀察中朦朧的景物會讓位于清晰的景物,但是朦朧的景物恰恰是表現清晰景物特點的不可或缺的背景。在中國古代詩詞中,古人擅長表現清晰與朦朧的微妙關系,比如“山回路轉不見君,雪上空留馬行處”一句中,我更愿意將騎馬送別的岑參放在大雪飄飛的背景下,大雪迷蒙了眾人的視線,包括讀者在內,營造出天地渾然一體的蒼白,清晰的馬蹄印向遠方延伸,漸行漸遠,漸漸模糊,朦朧之景與清晰之景共同構建出一幅韻味悠長的畫面。但是在學生的習作中通常只出現清晰的景物,比如小草、樹葉兒、馬蹄印,而忽略背景,審美效果就會大打折扣。學生看景只看到了其中的一部分,對某些景物完全忽略。這當然與人的認知習慣有密切的關系,據心理學家分析,當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某些物體上時,即使有其他的物體與它同時出現,也會被忽略,即人們常說的“熟視無睹”。倘若生活中真正存在如同《春》中的美景,如果不是被它驚艷的美所震懾,驚嘆,恐怕很難睜大眼睛細致入微地看組成畫面的每一個景物,每一個美的元素。情感是寫作的基礎,盡管在閱讀中我們經常透過景物揣摩情感。但在寫作前,情感已經潛入作者的內心,使景物在作者的視域中、心中停留一段時間,其中倘若理性的分析能夠介入,那么理性與感性思維的融合將會使景物真正成為胸中之景,景物才真正地被看到??梢?,情景交融和借景抒情中“情”與“景”并非主仆關系,而是因果關系,因為有情,所以景才成為景。而我們不是對每個看到的風景都會產生感情或是印象深刻的記憶,那么能夠進入文本的景物自然不多。倘若強制性要求學生寫某種景,我想學生只有人云亦云或是憑空捏造了。我建議讓學生觀察夕陽落山或下降中城市的景物,選取清晰與朦朧的景物后,進行習作訓練。
  其三,學會處理多種景物的和諧共存。室內裝修,園林設計,我們熱衷于服務某種理念營造景與景的和諧。但是在學生的文章中,為什么會一團亂麻看不到井然的順序呢?我認為與其教會它們如何寫景,不如先教會它們如何去“看”景。在看景中可能會存在兩種眼光:其一是作者的眼光,其二是讀者的眼光。讀文章就是試圖使這兩種眼光交疊在一起,和諧地共處,而不是使兩者貌合神離。就像本文由論文聯盟http://www.925317.tw收集整理魯迅筆下的百草園,在百草園中,作者回憶的視線從低到高、由遠及近(碧綠的菜畦、光滑的石井欄、高大的皂莢樹、紫紅的桑葚),再順勢從高到低(油蛉在這里低唱、肥胖的黃蜂伏在菜花上、云雀從草間直竄向云霄里去)這是多么符合人看事物的思維邏輯和生活習慣,倘若打亂順序,作者的眼睛似乎在百草園里亂轉,顯得神色慌張,這與回憶童年往事的幸福感完全不吻合。文中的景物描寫的手法值得借鑒,但是更值得借鑒的是教會學生學習“看”景物,學習看景物之后挖掘人文內涵,學會用符合生活邏輯的思維方式進行寫作訓練。如果我們能在同一幅景物中看到幼時的“我”蹲在百草園中玩鬧的情景以及身后一雙滄桑而眷念的眼神——那是中年的作者,那么是不是會對景物描寫理解得更為透徹?建議給學生一張白紙,讓學生把亭子、流水、柳樹、圍墻等布置在白紙上,先畫再寫,訓練和諧構建景物的能力,再寫作。
  其四,當多種景物共存時,教會學生觀察景物層次(即多種景物的和諧疊加,就能營造景物的立體感效果)。多種景物有序排列是指景物各自占據一定的空間,平鋪著排列,互相不干擾。景物的疊加是指景物與景物互相侵入對方的空間,而又顯得和諧有序。這一點在畫家吳冠中的故鄉風景畫中表現得尤為突出。近處高大的白樺,在白樺的下部空隙處是山村的水塘,水中嬉戲的鴨子,畫面的正中是灰瓦白墻的屋子。景物與景物疊加構成了立體的畫面。中國古代,文字與繪畫總是難以割舍地糾結在一起。例如吳均的《山中雜詩》中有“竹中窺落日,山際見來煙”的句子。前句中,落日的余暉透過蒼翠的竹林透射過來,竹林、落日,這兩種景物很好地疊加在一起,暖色和冷色調和諧共處,色澤柔美而恬靜。因此,在景物描寫的教學中,教師要教會學生轉變觀念,讓學生明白景物與景物的疊加能夠營造出奇妙的表達效果,讓學生嘗試在同一個空間范圍內挖掘景物疊加之美。這樣在生活中學生會有意識地觀察美景,感悟景物之美,創造之美,在習作中加以訓練,選取能夠產生關聯的景物進行疊加,學生的審美趣味就會提升,寫景能力自然提高。例如,讓學生完成一篇《路燈下》的景物描寫訓練習作,學生先想到了路燈下走動的人,接著他們把路燈安排在雪夜下,還有微微的北風,雪花傾斜著飄飛,在路燈昏黃的燈光中像是穿上了一層金色的衣服,在雪花和燈光下,還有一個人……這樣靜謐而祥和的環境美被營造出來,學生在其中或敘事或抒情,也就應運而生。
  其五,學會處理有形之景與無形之景的關系。借助已出現的景物(有形之景),遵循一定的生活邏輯和情感邏輯,將可能出現而沒有出現的美景(無形之景)借助想象加以補充,使畫面內容更加飽滿、豐富,達到言有盡而意無窮的效果。“恍憶古人之言,‘意到筆不到’,真非欺人之談,作畫意在筆先,只要意到筆不妨不到,非但筆不妨不到,有時筆到了反而累贅。”這是我國現代畫家、作家豐子愷先生在《我的漫畫》一文中所說??梢娎L畫中合適地留下空白,能起到絕佳的表達效果,創作同樣如此。根據作者描寫出的景物,很容易聯想、想象與之聯系的景物甚至畫面,比如“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頭”一句中,只是提到一枝含苞待放的荷花,還有立在上頭的小蜻蜓。我們可以把它當作一個獨立的畫面,也可以把他當作畫面的一個局部:放眼望去,大片的荷塘,荷葉田田,荷花點綴其中,有的含苞待放,有的粉中含羞,微波粼粼的湖面,遠處,幾縷白云,幾片白帆等等。教師在引導學生完成這樣的聯想、想象后,無形之景被填充,畫面顯得豐富飽滿,當想象之景在學生的心中被整合、復活的時候,學生會感受到欣賞景物的愉悅,這就是審美愉悅。一次次的審美愉悅會提升學生的審美趣味和鑒賞能力,在遇到粗拙的景物時,會產生一定的抵制情緒。我們同樣可以舉《紅樓夢》中劉姥姥戴花的例子,讓學生加深印象:滿頭的花,盡管朵朵嬌艷美麗,但盡數戴著,不僅沒有美感,反而成為嘲笑的對象。美,需要空間,不同風格的美會相互排斥。訓練方法,教師可以給學生一只蝴蝶,讓學生把畫面的空白處填充出來,修改好畫面,再寫作。
  在遇到景物描寫的佳作時,不失時機地在閱讀教學之中或之后讓學生進行景物描寫的小習作訓練,學以致用。日積月累,學生的寫作能力和審美趣味自然會得到極大提升。

歡迎瀏覽更多論文聯盟首頁寫作指導文章
收藏 & 分享 推薦 打印 | 錄入:yjiemm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評論表情符號選擇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福建11选5-一定牛